坐在河边,独自一人,我唱着痛苦之歌。回到树林里,一个眼神迷人的陌生人给了我爱的道路,天堂本身!在意识脆弱的情况下,我淹死了,让它的每一滴都碰触我。现在坐在河边,我

在kavyasharmts.blogspot.com上阅读这篇文章


卡维亚夏尔马

海德拉巴的博客